行业新闻

东南亚5G概况:跟着中国厂商有肉吃 越南“自研5G”成笑话

日期:2019-11-13

5G

在5G时代到来之际,全球科技行业竞争日益加剧。只不过在厂商层面,人们关注的大多是国内以华为为首,欧洲以爱立信、诺基亚等为首的少数厂商;在国家层面,人们关注的也多是中、美、欧3个国家和地区的建设情况。那么,在我们周边却又时长被忽略的东南亚国家,现在如何了?

新加坡:2020年上马,快速推进

上周四,新加坡通信和信息部长易华仁(S Iswaran)正式宣布,从2020开始,新加坡将推出商用5G服务,作为该国“数字经济的支柱”。同日,新加坡电信监管机构信息通信媒体发展局(IMDA)宣布,到2022年底,该国至少50%将覆盖5G SA网络。

相较而言,中、美,以及欧洲许多国家已经在今年开始推出5G网络服务,中国、美国都有计划,从明年开始铺设5G SA网络。当然,考虑到2国和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不同,存在大片地广人稀的地方,要在2022年达到50%的5G SA网络覆盖率可能有点困难。

在其建设过程中,关于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其5G网络,新加坡官方尚未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。但是有消息称,华为确实参加了IMDA召集业内人士召开的关于5G的公开磋商。

易华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重申,新加坡还没有明确规定供应商应采取何种立场。但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的回答,似乎暗示了其对华为的宽容:“要强调的是,我们的系统需要弹性、供应商多样性,以及确保系统能够满足我们的安全要求。我们将清除阐明这些规范,之后运营商就必须保证提案充分满足规范,才能符合资格。”

事实上,华为在新加坡市场分一杯羹的机会挺大,因为新加坡有4家本土运营商,选择空间较大。

根据规划,4家运营商将先提交他们的5G建设提案,IMDA选出其中2家,在每家交5500万新元(合4018万美元)之后,为其分配当前最有效的频谱以部署5G SA网络,率先实现大范围覆盖。剩下2家电信公司将获得相对低效的频谱带宽,用来提供基于现有基础设施的本地化5G服务,换句话说,就是5G NSA网络。

IMDA表示,频谱牌照预计将在2020年年中发放,有效期最长可达16年。

菲律宾:从宽带入手建设5G

比起新加坡,经济稍微落后的菲律宾却更早进入了5G时代——甚至比中国还早。不过,从本质上说,目前菲律宾现有的5G并不能算是真正的“下一代移动通讯网络”。

今年6月20日,菲律宾电信巨头环球电信宣布正式启动该国首个5G商用网络服务,菲律宾也从4G时代的落后国家,成为东南亚首个开通5G网络的国家。该网络将率先在菲律宾的家庭和办公宽带服务中推广应用。

环球电信首席商务官阿尔伯特·拉拉扎巴尔(Alberto de Larrazabal)表示,该公司计划在今年投资12亿美元,为主要城市中心的数万个家庭和办公室提供5G高速互联网服务。据悉,5G网络商用后,能够帮助当地将网络速度提升至100Mbps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华为是该5G网络的核心设备供应商,而且到目前为止是唯一一家。这对华为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进步,在4G时代,华为是和诺基亚分享了环球电信的设备市场。据了解,华为和环球电信5G合作的合同高达80亿。

除了环球电信之外,菲律宾另一家运营商PLDT也是华为的传统合作伙伴。据悉,他们也和华为签订了5G设备合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5G时代,菲律宾通讯行业有和中国加深捆绑的迹象。除了设备商选用华为以外,今年6月,中国电信也打入了菲律宾的运营商市场。他们和当地企业Udenna Corporation组成的企业联合体Mislatel在7月获得经营许可证,未来将以菲律宾第3大运营商的身份参与5G建设。

目前,菲律宾官方尚未公布5G无线网络铺设的时间表,但早在2017年2月,PLDT就曾透露,将携手华为一起进行5G研发,并计划到2020年在菲律宾推出5G无线网络。

泰国:2020年推出5G网络

根据2018年的消息,泰国计划在2020年推出5G网络。泰国副总理颂吉表示,泰国应该有更大的飞跃,争取在两年内能够采用5G技术。而不是采用亦步亦趋的方式发展无线系统,因为这种渐进的方式太缓慢。

根据计划,泰国国家广播和电信委员会(NBTC)将在2020年之前,分配4个频段总共380 MHz的下行链路和上行链路。NBTC秘书长塔科恩•坦塔斯(Takorn Tantasith)表示:“每个移动运营商都应该至少拥有200 MHz的带宽用于上传和下载,以确保有足够的能力提供5G服务,特别是支持物联网。”

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NBTC决定,今年10月之前停止所有的 2G 服务,为5G腾出频谱。

泰国5G建设对包括华为在内的厂商持开放态度。坦塔斯早前表示,泰国计划吸引包括华为以及来自美国的电信技术商,协助发展5G技术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和测试中心。NBTC会邀请华为、英特尔、思科、高通以及IBM等全球电信技术上加入泰国的5G测试架构。

今年2月,泰国政府启动了5G测试,并决定在其规划的“东部经济走廊”投资450亿美元,促进5G基础设施投资。在为此建立的5G委员会中,共有其国内、国际29名成员,包括华为。

今年8月,华为先是和泰国运营商TrueMove H联合完成5G测试,打通了中泰首个5G国际视频通话,实现了成都与泰国Pathum Thani省Thanyaburi区测试现场的4K高清视频和音频连线。之后,双方在成都签署5G合作备忘录。

9月,泰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AIS又与华为、中兴以及诺基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,将联合开展研究,为5G试验做准备。

马来西亚:2020年推出,5年后铺开

马来西亚的5G部署时间表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类似,都打算在2020年部署5G,最早将在第一季度推出服务。根据马来西亚通信和多媒体委员会(MCMC)的计划,该国的目标是在2021年或2022年全面铺开5G网络。

不过,由于资金问题,该国后续的5G建设将缓慢推进。MCMC预计,到2025年,马来西亚仍只有25%的用户使用5G,其余将使用4G。但这也已高出该地区平均水平。GSMA预计,到2025年,亚太地区的5G网络预计将占总网络的15%,4G网络将占67%,比2018年的43%有所上升,3G网络则从21%下降到13%。

目前,华为已经确定要参与马来西亚的5G建设。马来西亚运营商Maxis 10月和华为签署了合作协议,他们表示,华为将为其提供4G、5G设备以及后续服务。该公司表示:“除了使用5G技术,Maxis还将使其现有的LTE网络现代化,达到5G标准。”该公司还表示,将利用现有投资,更快地推出5G服务。换言之,他们早期将从5G NSA网络入手。

除Maxis以外,华为还与其竞争对手Celcom签订了初步的5G合作协议。马来西亚方面表示,他们选择华为,主要是其价格相对有优势。

印度尼西亚:落后邻国2年

相较其他东南亚国家,印尼部署5G网络的时间可能要落后许多。至今为止,印尼官方并未公布明确的5G建设时间表。据思科东盟区服务提供商董事总经理达梅什˙马尔霍特拉(Dharmesh Malhotra)预计,他们可能要到2022 年才开始部署5G。

之所以进展缓慢,主要是因为资金需求大。马尔霍特拉预计,要拓展潜在市场,从2020年到2025年,印度尼西亚每年需要在电信行业投资约40亿到60亿美元。在东盟国家中,其投资额是最高的。相比之下,泰国和马来西亚分别只需要投资大约20亿美元和10亿美元。

此外,印尼还要解决5G的频段问题。

在5G设备上选择上,印尼并未排斥中国厂商。今年5月,中兴和印尼金光集团签署了4G网络扩展和5G实验局项目协议。8月,中兴又与印尼运营商Smartfren签订了合作协议,支持印尼5G在制造业中的应用,以提高效率、保障工作场所安全以及提升产品的准确性和质量。

与此同时,此前一直采购华为设备的印尼最大运营商Telkom表示,依然对华为5G设备“敞开大门”。

越南:“自研5G”成笑话,建成需9年

去年底,越南政府宣布,将在2021年推出5G网络。而根据前不久越南政府通过的“第四次工业革的发展目标与规划”,他们的规划是2025年让宽带100%覆盖全越南,2030年实现5G网络覆盖全越南——从推出到全覆盖长达9年。

这可能要归咎于其不切实际的“自研5G”计划。

今年上半年,在东南亚各国纷纷和传统通讯厂商签订合作协议时,越南突然宣布,要由其最大运营商Viettel自主开发和建设该国的5G网络。相关人员称,他们甚至投入了“数百万美元”开发5G芯片。

业内人士都知道,通讯厂商当前取得的5G成就,是从10年前就开始预研的结果。例如华为在2009年开始启动5G研究与创新,2013年投资6亿美元用于5G研发。Viettel现在急匆匆宣布“自研”5G,简直就是笑话。

与此同时,他们宣布用“数百万美元”研发5G芯片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业内流传,海思的7nm 5G芯片在台积电流片1次的费用就高达3000万美元。虽说这是初期价格,但后期也不会下降多少。

因此,越南的自研5G计划很快成了笑话,他们也在3个月后迅速转向。8月,Viettel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它们将采用诺基亚跟爱立信的5G产品。只不过,丢掉的时间已经回不来了。